Bb

【HOZI/荣勋】假CP

粉橘色冰块:

伪现实向,勿上升真人



01.
权顺荣坐在工作室的沙发上,从后面看着李知勋的后颈,柔和的下颚线和从黑色棒球帽檐边露出的金发。
这个人长得总是让人心生柔软,细细的眼睛认真盯着屏幕的样子,漂亮地手握着咖啡杯的样子,小小地安静地蜷在工作椅里的样子,都像是棉花云一样不轻不重地落在权顺荣的心尖上。
挺好的,十九岁的权顺荣想,能和李知勋一起出道,挺好的。

“看什么”李知勋把椅子转了过来,白色的小兽面无表情地开了口。
“啊……提前练习一下”权顺荣回了神,笑眯眯地调侃道,“刚才的眼神够不够炙热”
“……无聊”

权顺荣不介意小兽的冷漠,起身一边把自己刚写的歌词灵感递给了他,一边伸出手来轻轻拨开了李知勋额前的碎发。

这动作权顺荣做得熟稔,忘了是从哪年开始就对面前这人养成的亲昵的小习惯,可能是练完舞后汗滴在地板时,可能是一起窝在便利店喝可乐时,或者像如今李知勋这样抬头望着自己时。
管他呢,权顺荣做得乐意又顺手,李知勋也不知何时就随了他去。可这回的李知勋却不动声色地把头偏了过去,离开了权仓小爪子摩挲的范围。

“才不是无聊,我看网上,粉丝们好像都很注重CP之间的眼神呢噢”权顺荣讪讪收回了手,“总要学着点不是”
李知勋看了他半晌,沉默地转过头去研究起了歌词,留给权顺荣一个难辨其意的后脑勺。

眼神这么容易伪装的东西,偏偏人人都爱信,也好,骗得了人,也瞒得了人。




02.
二人编舞编曲各司其职,表演主唱各领一队,长得两分神似不说,偏偏性格又一个热情似火,一个温润如水。
于是公司策划盖章定论,这个CP是一定要组的,对视,牵手,拥抱,怎么血红怎么来。

但李知勋很拒绝。

其实成员彼时已相识多年,都预料到了个七八分,个中原因大家都觉得不言自明。夫胜宽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贴心地给他顺荣哥送了两瓶跌打损伤药,原话是,我怕你哪次手刚搂上去就被知勋哥条件反射地直接连胳膊都卸下来。

谁知权顺荣收了药后给了夫胜宽一个白眼,我们知勋不会的。

成员这时才反省自己还是年轻,没有公司上层看得深刻,权顺荣这种星星之火可燎南极冻土层的性子,配个五米之内都是禁地的李知勋,正好。




03.
权顺荣自己也钻研得起劲,找到一些大势男团的双人站,什么饭拍热度最高,什么眼神被传为经典,综艺怎么cue对方不露骨却又能让粉丝吃点暗糖,好像真当成了像编舞练习一般正经的任务。

李知勋看这个3C白痴休息时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用一个指头笨拙地戳着手机屏幕,微微上挑的眼睛泛着细碎的光,他觉得自己又开始喉咙发干,喝了一口可乐,气泡在嗓子里蔓延开来。

他不是真的拒绝组所谓的CP。李知勋自认以后会是个称职的爱豆,所有职责之内的事情于他而言都是可以规避性格本身而无条件接受的东西。但和权顺荣,好像不一样。
权顺荣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

李知勋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感知从何而来,那人从何时开始,又究竟哪里不一样。
谁不是共苦长大,头顶头睡一起的兄弟,论相识年份,不如与崔胜澈的长,论相处日常,不如日日都在一起练习的vocal队,论脾气秉性,崔胜澈经常担心照权顺荣这种不怕死的精神,他们很快就会失去这个小队长。

权顺荣这人像是无限放大了双子座的极端,激烈与温柔,疯狂与理性,甚至冷淡与火热,都在这人的身上错综交织着。练习时一丝不苟面露凶相的是他,私下对着队友撒娇求抱抱求啵啵不撒手的还是他。
可无奈,权顺荣这厮精神分裂,队友们却全盘接受得心甘情愿。按早慧且勇敢的夫胜宽小朋友所说,这哥就是长了张仓鼠相的可爱脸才能如此“恃靓行凶”。

除了李知勋。
初遇时就被当做女孩直夸可爱的釜山男人对眼神不好的权顺荣第一印象不怎么样就算了,偏偏二人的安全距离与心智年龄实在差得太远。
日夜相处共度了整个青春期的队友们都渐渐参透了李知勋随着年龄增长而形成的“只准我碰别人,他人勿来扰我”的霸道人生观,唯独权顺荣仿佛从与李知勋认识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在心里摹刻好了李知勋漂亮可爱的形象,并且兀自断定其从十五六岁到八九十岁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于是练习室里权顺荣凑到李知勋面前抱抱蹭蹭然后被一把推开的画面屡见不鲜。





04.
可后来,李知勋曾费尽心思回忆过,到底是从哪一天开始,推开权顺荣时心脏跳动得突然密集起来,一下一下的声音敲着李知勋的耳膜,然后又重重地落回他的心底,以至于让他感到了惶恐。

李知勋在脑海里罗列与这人相处的这几年时光,好像倒不至于真因为权顺荣这些若有若无的拥抱与触碰就在心里有所芥蒂。

一起走了几年,走到了快出道,李知勋的记忆像一部无趣的纪录片,凌晨流下汗水的练习室,熬夜写词谱曲的工作间,还有夜晚失眠时阳台吹过的冷风看过的零落的星星。
可偏巧,李知勋发现那人的身影怎么无处不在。

为何自己觉得自己天赋不够而拼命练习时在旁边看着的是他,厚着脸皮说我来帮你找灵感写歌词然后陪了他一整夜的是他,半夜起身喝水碰到他一人未眠而从身后给他披上外套的还是他。
每一个片段里,激烈、疯狂、冷淡的那人的竟将温柔给了他,理性给了他,连火热也毫不掩藏,统统倾囊相交。
巧合吧,李知勋想,不是因为他真的总是这样出现,也不是因为自己偏偏记得了这些,更不是他与自己相处方式的独一无二,都是巧合而已。

他对自己说,也许这些记住的片段,抑或那些心脏跳动的声音,是对这个黏人精的厌烦,因为讨厌,所以深刻。或者说,李知勋觉得因为自己还未想清楚这些,与那人就被这样刻意地商业地冰冷地捆绑在了一起,所以他不想。

李知勋却又不知道,是因为不想与那人继续靠近,还是不想与他这样生硬地、在那人眼里只是一份工作地靠近。




05.
权顺荣那一段时间内研究得颇有成效,甚至在《珍爱》的编舞里天马行空地加了个毒针part。不得不承认权顺荣的天赋,这一部分进是权顺荣甘愿被李知勋毒箭所伤,退便是权顺荣转头那一瞬间的霸道与李知勋的娇小,完美融进了整体的编舞里,又给了粉丝足够空间遐想。
出道后各个打歌的版本,签售会上的版本,交换part的版本,加上宣传上似有似无地将二人联系在一起,“暴雨”俨然已经成了seventeen里的大势CP。

权顺荣说李知勋可爱,说李知勋漂亮,看见他喝加盐可乐时会不自觉流露出担心,看见他撒娇时表情又意味不明。独这二人喜欢的歌也唱了几回,那曲调又恰巧甜蜜,好像真像是粉丝口中的定情曲。
成员们暗自嘀咕,他们从前好像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并无刻意营造些什么,怎么放在了镜头里,看着倒真像有些什么了一样。

二人就这样不痛不痒地营业了许久,seventeen也不痛不痒地活动了些日子。人们都说这个组合可以了,作曲编舞自给自足,少年气,清凉感,树立了足够明晰的形象,粉丝群也在稳步扩大,销量更是一直不差。
就是音源上不去可惜了,人们也总带着惋惜地语气说。

是,他们会夸seventeen连制作人都是成员自己,他们又会说,seventeen怎么就没有一首足够大爆的歌。

李知勋想,这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好。




06.
他回想起出道前那些无法入睡的日子,其实从那时起不安和焦虑就像丛生的杂草一样慢慢包围着他,绕着他的心口,缠着他的神经,一点一点地收紧,他依靠着不停地练习、作曲、喝咖啡来麻痹着自己。
可如今这些全部铺张开来,放在了世人面前,然后听着他们说,不够,还不够。这时的他终于感觉到窒息感无法抑制地涌了上来。
李知勋蜷在未开灯的客厅的沙发里,将一罐可乐捏变了形。

然后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又感受到了一丝光亮,抬头望去,发现一只肥仓溜进了厨房正在偷偷开冰箱。肥仓像是感受到了背后的目光,转过头来,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就喝点水”肥仓不动声色地把刚拿到的一条紫菜包饭放了回去,然后解释道。
李知勋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重新低下头去。

肥仓蹑手蹑脚地回去关上了自己的房门,走到了客厅,坐到了李知勋旁边,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水,竟然觉得更饿了,好像胃酸都要泛了上来。
他看了一眼挂在客厅的时钟,又转头看向身边的失眠人,抬手揉了揉李知勋的头发。李知勋的发丝软软的伏在他的额头,好像和多年前权顺荣第一次见他时一点都没有变过。

“该睡了”权顺荣开口
李知勋没有接话,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管自己

“以前不会失眠这么久的”权顺荣又说,他感觉到出道后的李知勋的失眠跟从前不太一样了。

他几乎记得李知勋以前每次失眠后最后的睡着时间,在那些谈不上漫长的清醒时间里,李知勋一言不发,然后权顺荣就在旁边一直轻柔地不停地说话,说些可有可无的琐事,说些哥哥弟弟们犯傻的瞬间,絮叨久了,李知勋还真就睡着了,权顺荣再给他盖上毯子,然后原本困倦的自己反而守着月光与李知勋坐到了天亮。

现在的李知勋把头埋在膝盖里,把自己与外界通过这种幼稚的方式隔绝开来,心里止不住地发酸,像是有根弦崩了太久,现在正在一丝一丝地断裂。

权顺荣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扶着李知勋的肩膀,让他抬头看向自己,拨开他额前的碎发,对他说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
“我相信你,无论何时”

黎明前的夜本应黑得可怕,而月光却不知何时洒了进来,落在了权顺荣的脸上。

李知勋看向他的一瞬间,突然觉得像是海水夹杂着微咸的味道淹没了周遭,而自己就这样溺毙在了权顺荣一字一句的声音和那微微发红的眼眸里。

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回响在了李知勋的每个细胞里。

李知勋终于懂了,不是厌恶,不是巧合,这是喜欢,明明白白的、温热的、真实的喜欢。




07.
而李知勋却更为痛苦。
这个虚情假意的CP明明是为众人营造的假象,有一方却莫名陷了进去,真情实意地当了真。

这时的李知勋重新跳脱出来看,却又才发现,权顺荣这个人好得有些过分,会不经意地照顾到所有人,会逗所有人开心,会对所有人都付了真心。
原来他不是唯一,他只是好兄弟,与其他人毫无差异的好兄弟。

更何况,就算两情相悦又如何。他们是爱豆,他们还有成员、父母、粉丝,无数镜头都在搜索着他们的一点一滴,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李知勋想,所以原来自己从头到尾拥有的,只有这个假CP。




08.
权顺荣实在无法想通,他们终于获得了一位,一切也都变得越来越好,可为何李知勋突然就与他疏远起来。比起对他有什么意见,更像是一种无来由地逃避,连粉丝都在推特上说,为何原本在赤道的hozi突然就被打进冷宫,扔到了北极。
权顺荣心想,我也想知道啊。

李知勋几乎避免了一切与他接触的机会,打歌,签售会,都隔了七八个人那么远,也不再坐一辆车,就连在宿舍里,李知勋也都爱躲在自己房间里装睡。

权顺荣觉得难以忍受,他未想过自己会是这个心情的原因,他只是简单地觉得,这个人,这个他想和他一起练习,一起出道,一起走到未来的这个人,好像不要他了。
权顺荣觉得自己就被这样抛弃了,毫无预兆。




09.
Seventeen终于可以开很大很大、容纳很多很多人的演唱会了。

第一场,唱完最后一首歌时,13个人站在舞台的中央,闪着粉蓝色光芒的应援棒点亮了整个场馆,空中撒下上万片纸花落在他们的肩上,混着闪烁的灯光,权顺荣转头看向这么久以来终于因为机缘巧合站在了自己身边的李知勋。

他牵起了李知勋的手,他感受着那人指尖的温度慢慢传向了自己的心脏,像一条条游鱼一样,在他的脑海中,他的血液里游动着,扰动着他的灵魂。他们向观众席致谢,他才意识到他们原来已经一起过了这么久。
他习惯这个人在自己的身边,习惯去闹他黏他,习惯和他组CP,习惯了这些习惯,却从未问问自己,在这些习惯里,两个人究竟又走到了哪里。

而如今,他们仿佛好久没见,他的手心甚至微微出了汗,时隔太久才又与这人靠近,权顺荣没想到这样流于表面的失而复得竟已经让他激动不已,他才意识到他想知道、该知道一些事情。




10.
他们从后台走向车库有一条很长很暗的通道。成员们都在笑着喧闹,权顺荣走到了李知勋的身边,牵住他,微微用了劲,拖慢了他的步伐,于是两人逐渐落到了队尾,后来索性走着走着停了下来。

“干什么”李知勋并不看他
权顺荣低头看着这个如往常一样冷漠的白色小兽,心想着,大不了被揍一顿吧,还能有更坏的结果吗。
他像《珍爱》里一样,轻轻扶住了李知勋的脑袋,然后俯身凑了上去,吻住了李知勋的嘴角。

是了,权顺荣想,他在与李知勋的关系里已经走到了这里。

李知勋瞳孔一瞬间放大,愣了几秒,然后就红了眼眶。此时权顺荣怔怔地看着李知勋落了泪下来,有些惊慌地抬手想去擦,却被李知勋一把握住。李知勋看着权顺荣的眼睛,另一只手拉住了权顺荣的领子,然后微微垫了脚,蜻蜓点水地回吻了一下。



原来所有的喜欢到最后都还是无法藏起来的,或早或晚,又无论是不是有结局,他们终会让彼此知道。




11.
最后一场演唱会。

权顺荣和李知勋又站在了一起看着台下,他们知道彼此都在惧怕些什么,又在期待些什么,最后的选择又是什么。

他们对视着笑出了声,和牵起其他队友一样牵起彼此的手向台下鞠躬,不同的是,二人已经有了答案。

从前以队友、朋友、兄弟的身份走过了很多岁月,走过了很多希望与苦难,无论是练习室落下的汗,还是纸上的音符与动线,少年时代为了同一个梦曾经迷茫痛苦,也挣扎反抗。

最后选择作为彼此的爱人共赴余生。这也许是对现实世界最大的奢望,但那又怎么样。

我们此生已经做过了很多梦,实现了很多梦,还差这一个么。






番外:
粉丝:啊啊啊啊啊,看这牵着的手,看这笑容,看这眼神!!!hozi党永不服输!!!



————————
现实向真的非常容易写成流水账
灵感无非就是那首《真相是假》了
但想给hozi一个好结局嘤嘤嘤

每次回归之际都能感受到李老师和权老师真的很辛苦,想把自己最深处的祝愿全部献给小十七。


雖然不是閃窩 但是在你們出道時期成為迷妹的
對我來說是一個指標性的團體
特別特別有感觸 是我的青春啊
怎麼樣都無法想像這種事情⋯ 為什麼會發生
到底在什麼樣的壓力之下 讓你做出這個決定呢?
一邊感到惋惜的同時一邊覺得 我們平時看到的你們
是你們嗎?
不管是或不是
造成這種局面的 是我們嗎?

腦袋很亂


都想脫飯了。

不想忘記昨天的一分一秒😭😭😭今天已經陷入一個演唱會後遺症的苦海裡 太想念你們了😭꽃길만걷자 널지켜줄게 你們閃著淚光一邊說 是我們來守護克拉 我大概永遠都不會忘吧😭

很!精!彩!!很!開!心!!值回票價!明年再來!--後記明天打的話應該都還會記得吧-- 2017.10.01 SEVENTEEN EDGE in TAIWAN



(最近韓站開始出來了嗚嗚每年這個時候就是揪著我的腎準備著 買買買 🤤看😃)

精神糧食😭😭😭😭想趕快見到你❤️

你好看的不要不要的😭 cr. Another Level for seventeen Hoshi